欢迎光临沈阳汽车资讯网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汽车资讯>资讯

整合加剧动力电池行业资本称王2

2018-09-18 02:14:4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赞

整合加剧 动力电池行业资本称王

巴菲特曾经说过,投资的风险是你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锂电板块如日中天的当下,动力电池企业“火箭式”的爆发增长,火红的涨停板背后,行业风险如影随行,那些动力电池企业的投资者们是否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呢?

后补贴时代来临 资本归去来兮亦或杀生成仁

根据统计数据,截至2017年7月31日,在85家锂电池相关上市公司发布的半年报预告中,预计净利润超过5亿元的有7家;超过1亿元的有39家,占比45.88%;预计净利润为负的,仅有5家。动力电池行业看似红火,但实则企业的日子并不如我们想象中的“风光”。

随着国家新能源汽车政策补贴的退坡,“三万公里”等更加严格的补贴标准出台,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时代已经过去,转而迎来国家政策更加严格、生产标准更加清晰、企业补贴逐渐减少的“后补贴”时代。

政府补贴减少,整车企业回款周期变长,电池材料成本提高,更加严苛的技术要求,产线的调整和变动,动力电池企业不得不为巨额的资金周转而殚精竭虑。要解决被资金卡脖子的窘境,选择拥抱资本成为大多数动力电池企业主动或者被动的选择。

然而在补贴时代,太多投资者盲目地看好新能源汽车这块蛋糕,认为国家新能源汽车的政策利好会反哺这些上游企业,为了抢占投资风口,没有做好准备就进入动力电池行业淘金。殊不知政策风向一变,动力电池企业需要的资金、技术、生产设备都超出了当初的预期。他们在面对未来更加严峻的形势时,只能想办法保本止损,从动力电池行业抽身,成为后补贴时代里的“归去来兮”者。

钱钟书先生在《围城》里阐述,婚姻的围城有人想进来,也有人想出去,而这个道理拿到如今的动力电池行业里同样适用。除了“归去来兮”者,还有一批“杀身成仁”派。动力电池相对于其他已经面临“天花板”的行业而言,作为风口表现出的投资潜力是极为诱人的。向来以追求利益最大化的资本而言,“不成功,便成仁”,动力电池行业成为他们翘首企足的利益增长点。

新能源汽车产业从导入迈向成熟的过渡期,也将是动力电池企业面临调整的关键时期。对于投资者来说或许有进退可言,但对企业而言却只有存亡之选,面对严酷的市场选择,如何留住“归去来兮”者,迎接“杀身成仁”派成为企业立足的关键。

整合加剧 竞争升 动力电池行业资本称王

《新约·马太福音》里讲到:凡有的,还要加倍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而如今这句话深刻地在动力电池行业体现出来。经过补贴时代的角逐,整合已成为后补贴时代动力电池行业的主旋律,随着少数企业占据市场的格局出现,动力电池行业巨头的出现,动力电池市场的“圈地运动”将更加激烈。而伴随着“圈地”的发生,动力电池企业间的兼并购活动也将会更加频繁,而这些兼并购活动大致分为以下三类:

大企业为了完善产业布局或为了加强竞争力而吞并小企业。如:南都电源拟花费19.6亿元购买华铂科技49%的股权,进行电池回收产业链的布局;亿纬锂能拟不高于1.5亿元收购武汉孚安特全部股权。

巨头企业、资本集团强强联合,加强企业角逐竞争力。如:中集集团下属企业,大连万达和董明珠等五家企业和个人与银隆新能源共同增资30亿元,获得银隆新能源22.38%的股权。

资本集团跨行业收购锂电企业,增加产业利润增长点。如:群兴玩具拟29亿元收购时空能源100%股权;尤夫股份拟10.09亿元收购江苏智航51%股权,从传统纺织业进入动力电池行业。

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企业更多的经营压力将转移至资金链上。如涸辙之鱼般的动力电池企业渴求资本注入,企业间的兼并购将更加频繁。但在行业形势逐渐明晰的情况下,资本投资也将更加具有针对性,能够符合资本集团“择偶”标准的动力电池企业将越来越少。对大多数动力电池企业而言,将更难以拿到资本的融资支持。动力电池行业的“马太效应”将进一步显现,而在这种效应下那些有投资潜力的动力电池企业也要面临着降低资产评估、股权稀释或提高对赌份额的压力。资本为王的时代将要到来。

是伯乐还是曹操 动力电池企业还需自己翻脸谱

据估计,2017年我国动力电池的需求量将增至31Gwh,而到2020年动力电池的需求量将达到125Gwh。目前国内动力电池企业年产能较高,但实际产量并不算高,特别是能满足新能源汽车的高端动力电池依然紧俏

整合加剧动力电池行业资本称王2

。无疑动力电池这块大蛋糕将继续吸引更多资本注入。

但值得注意的是任何一宗企业的兼并购背后都有极为复杂的利益纠葛。资本的注入除了为企业带来更多生机外,还将带来一系列的问题。资本是发掘千里马的伯乐,还是“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曹操,对于动力电池企业来说还要分开看。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资本联合企业“蜜月期”里的卿卿我我,不过是其在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道路上的必然选择,而动力电池企业能否交出一张满意的答卷,才是“日子”可以过下去的关键。

上周长信科技梦断比克动力,67.5亿元的收购方案因政策原因而不得不告一段落。尽管此次收购中止,但长信科技依然以自筹资金购买的方式购买比克动力不超过20%的股权,并表示一旦政策允许将继续重启收购计划。在感叹长信科技对比克动力“爱得深沉”之余,长信科技如此执着动力电池行业也不禁让人思考。相信除了看中动力电池行业的高增长外,比克动力做出的年三年净利润将分别不低于7亿、12亿和12.5亿元的对赌协议也是让长信科技钟情的原因之一。暂且不谈比克动力的对赌协议是否过高,对于“杀生成仁”派而言,类似于比克电池这样的好标的将在未来越来越少,和“千里马”失之交臂,就意味着有可能永远失去了搭乘锂电这趟让资本高速增长的列车。

反之金莱特却上演了一场“遇人不淑”的苦情戏。饱尝锂电苦果的金莱特撤资浙江安备则展现了资本变脸后的无情。浙江安备主营锂电池的研发与销售,其中金莱特出资1530万元,持股比例为51%。但由于浙江安备未能掌握锂电池核心技术,缺乏核心管理团队,在锂电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连连亏损,最终金莱特终止了对浙江安备的投资,成了“白脸”曹操。而作为投资方的金莱特也受到浙江安备负面效果的反噬,企业利润呈断崖式下跌,2016年净利润同比下跌了83.83%,饱尝盲目投资的“苦果”。

所谓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无论是拥有资本的投资人,还是身处一线的动力电池企业,当他们想要涉足锂电行业获取高收益的时候,也要明白自己所要承担的高风险。随着例如大连万达、珠海董小姐、群兴玩具、南方黑芝麻糊等更多资本流入,“城里城外的人”将怀着各自的想法上演一场“锂电时代”的好戏。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